注册

济宁兖州国土资源局长草菅人命

齐鲁网网友
连线对象:连线地市-济宁
评论:0 浏览:3928 提问时间:2017-09-06 16:54:12

  我是济宁市兖州区小孟镇村民王秀焕,因2010年12月24日大女儿仇艳芳结婚前半个月患病,前去兖州区人民医院治疗误诊,不幸于12月28日惨死在庸医的手下。从此,我和丈夫仇召方踏上了喊冤、信访的不归路。就在我们哭诉无门,四处信访伸冤之中,时任小孟镇镇党委书记张东升,唯恐影响其政绩,接二连三地以"维稳"的名义,采取截、拦、堵、追的手段,实施阻挠,那时24小时派人监督我们,镇政府的当官的在家里威胁,家外黑社会的人恐吓我们,就在我们与他周旋的过程中,他不惜重金让村书记收买了若干名地痞流氓,于2013年4月14日13时50分在济阳公路镇驻地南约一公里处,将我丈夫仇召方的双腿,肋骨砸断,因有路人经过,凶手吓的逃之夭夭。目前,这些亡命之徒己被法院判决。这些心狠手辣的刽子手们只不过是打手的角色,其主子张东升才是主角。我们仍相信政府,相信党能为百姓伸冤,克服重重困难,继续上告。然而不管我们去哪里上告,张东升都不惜一切代价,勾结黑社会阻止我们,并且利用自己的权利及关系网不断压制我们在法院起诉的立案、审判。在张东升的重重阻挠,不断恐吓下我和丈夫,忧心忡忡,惶惶不可终日,每天寝食难安。在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长期压制下,张东升终于实现了他的阴谋,拖垮了我丈夫仇召方的身体,在张东升的恐吓下最终导致仇召方血压猛升不止,于2017年2月8日9九点多大脑出血,我及亲属立即将丈夫送往济宁医学院兖州院区进行救治,但由于张东升长期以来的压迫,及其黑社会爪牙的不断恐吓,我丈夫仇召方于2017年2月11日8点半左右,最终还是被张东升逼迫而死,人死不能复生,我及亲属在悲痛中于当日将尸体送往兖州殡仪馆暂存,准备选择日子将尸体拉回家中按照村中习俗及政府规定举行葬礼。
  本以为仇召方死后张东升会停止对我们孤儿寡母停止迫害,然而张东升灭绝人性、惨无人道,与兖州殡仪馆狼狈为奸仍然不断的报复我们。2017年2月17日9点左右我和女儿及亲属准备按照我们当地风俗及政府规定将遗体拉回家举行葬礼,殡仪馆工作人员却以两会期间,政府维稳为借口拒绝我们的要求;我们据理力争,殡仪馆推脱责任,要求我们去村中或镇政府或当地派出所开出举行葬礼的介绍信。我们按他们的要求去后庄村民委员会、小孟镇人民政府、小孟镇派出所开具介绍信,然而张东升早已勾结当地政府暗中阻挠,拒绝开介绍信。无奈当天下午4点半左右,我们只好又去兖州殡仪馆进行沟通,仍遭到残忍拒绝。殡仪馆不让我们接回尸体回家举行吊唁,我们去找民政局要个说法时,民政局两个副局长均对侵权问题闭口不提,我们要求出具相关规定,他们也拿不出,我们要求对殡仪馆的违法行为给个说法,他们还是闭口不提,一味包庇下属单位,及相关违法人员。我们向兖州人民法院申请起诉维权,然而,在我们起诉后法院勾结民政局,以不在他们职权范围内不予立案,让我们去找政府,兖州法院毫无根据的驳回了我们的上诉,法院都不为百姓做主,兖州人民法院已经不是人民的法院了,已经沦为部分政府贪官的走狗了!!!
  人心都是肉长的,仇召方活着的时候张东升就不放过我们,仇召方含恨被逼死之后张东升仍然惨绝人寰的勾结殡仪馆及黑恶爪牙迫害死者,不让仇召方入土为安。殡仪馆不知道与张东升有什么勾结,做出这种与法不符,与理相悖,与情不容的畜生行为。难道这种惨无人道,灭绝人性的做法无人敢管,仇召方活着的时候冤屈在张东升的迫害下就无处可伸,难道死后还要在蒙受这种冤屈。边远偏僻的小孟镇距北京千里之遥。是不是天高皇帝远。张东升是不是“老子天下第一”,目前张东升仍然逍遥做官至兖州国土资源局局长,天理何在,公道何在,人心何在!!!请求能有一个包青天为我这孤儿寡母主持公正,请求有公正心的公民支持我们孤儿寡母!!!我就算再被张东升砸断双腿,甚至迫害致死也要为亡夫伸冤,就算跑断双腿我也要到北京,请求国家正义领导为我们主持公道!!!
  以上所述,如有不实我甘愿承担法律责任。<

阳光反馈:

暂无阳光回复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登录名:
密码:
[注册]
*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个验证码.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