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烟台莱阳市伤残刘振先,冤假错案十八年;恳请严管官,换我一片艳阳天;喜迎党的十九大,祖国到处好河山。

齐鲁网网友
评论:0 浏览:5680 提问时间:2017-10-20 07:52:32

尊敬的李方民院长:您好!总书记要求,“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2017年3月20日上午10时50分,我在山东高院信访13号接待室同负责信访接待的李法官就青岛中院法官错误执行的赔偿一事进行了沟通。他收了我递交的《执行异议申请书》及相关案子材料。他说他将材料交给负责青岛案件的负责人,让我等他们的电话联系。我恳请您指令相关部门依法调查核实,还法律和我公道。谢谢您。4月26日和5月4日,我已将材料给了执行局终合处的龚付章庭长(电话:13805424001)和执行二庭的孙庭长(电话:18561996817)。2017年5月17日下午,在青岛中院的立案大厅见到了执行二庭的孙庭长,他将我领到了执行局接访室认真看了我提供的执行异议案件材料并听取了我的汇报和意见,孙庭长和在场的一位女法官都作了纪录。孙庭长说:“待他看了材料并向领导汇报经研究后再通知我”。对孙庭长这种对工作一丝不苟.精益求精和对我的热情接待及无微不至的关心和爱护我表示衷心感谢,更要衷心感谢李方民院长把依法治国.纠正冤假错案落到实处。3个月过去了,我没有得到任何消息,我恳请孙庭长接我的电话。违法必究,不应该连我的电话都不接。白雪青在法院犯罪后调政法委被保护十八年为何不究?我恳请您严惩司法犯罪分子并指令相关部门赔偿我因青岛中院法官错误执行给我造成的经济损失。2016年8月22日上午10时30分,山东省检察院信访大厅的04室赵检察官同我就案件进行沟通和交流,她看了案子材料后说:“一.案子程序严重违法并是一个冤假错案,东方公司现在还处在吊销状态,公司股东赵淑桂是没有资格和权利在18年前起诉你公司的,并且当时东方公司还欠你公司几百万元人民币,你们同赵淑桂个人没有任何业务关系及经济往来;二,原审法院白雪青不应该在开庭前一天故意将公司法定人的你错误拘留15天并打成重度残疾,剥夺了你的辩论和反诉等权利;三.原审法院白雪青更不应该在拘留你期间,以异地查封你公司货场的煤碳为借向外拉煤碳,她安排人找社会人员过磅,而不让你公司的人员过磅,他们一边拉一边卖,当天就卖了800吨煤贪私分,人人分了60000元人民币;三.执行法官邵中来不应该违法执行你法人的唯一个人房产,更不应该不依法评估或拍卖,将时价50万元的房产按113994.30元处理,卷中没有评估报告,当事人房子里的全部家电等财产至今未定价而不知去向;四.一审案子还未结,1200万元财产不知去向。本案是办的人情案.关系案”。她让我将民事申诉书和执行异议申请书及相关案件判决书.证据材料邮寄给控申处。2016年10月21日上午,山东省人民检察院刘检察官(16号)给我打电话(电话号码:0531-83011456),我于2016年10月24日带材料去了省检察院并见到了刘检察官,他热情的同我谈话并给我一份《山东省人民检察院申请民事诉讼监督准备材料须知》,2016年11月3日上午,我把准备好的全部材料(包括青岛中院和山东省高院的卷宗材料)去了省检察院并见到了刘检察官,他热情的同我谈话并(在省检察院信访处交给了刘检察官,他让我等消息。关于《执行异议申请书》,他让我把材料交给青岛市人民检察院处理,我11月四日去青岛市人民检察院控申处把青岛中院在错误执行中给我造成的经济损失等相关材料交给了熊处长,他说看完材料后再联系我。我衷心感谢山东省人民检察院.青岛市人民检察院和刘检察官和熊处长。我恳请山东省人民检察院.青岛市人民检察院办案人员:一.不要向我;二.更不要向两级法院犯罪的法官和贪污犯苏建新并依法严惩他们及他们的后台和保护伞;三.向法律和宪法;四.为法律和我主持公道。现将材料发给您,我恳请您在百忙之中关注一下本案。如果我举报有误,可以开除我的公职党籍并依法追究法律责任,为何对司法犯罪十八年不究?我恳请您依法为我主持公道。2017年3月20日,我从山东省人民检察院刘检察官(16号)处收到了山东省人民检察院《鲁检控申控民受(2017)21号》民事监督案件受理通知书:“即墨市青华物资有限公司:即墨市青华物资有限公司与赵淑桂(已病故,其法定继承人是苏建生)煤炭购销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2014)鲁民监字第16号民事判决,向我院审请监督。我院经审查认为符合受理条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九条第一款第(三)项之规定,决定予以受理。特此通知。山东省人民检察院。2017年3月1日”。我知道,第一款第(三)项是“再审判决.裁定有明显错误的”。现案件材料已交到山东省人民检察院民行一处周检察官(0531-83011235)。我再次感谢山东省人民检察院吴鹏飞检察长.周谨检察官.刘检察官(16号)及全体检察官。感谢他们把依法治国.严惩犯罪分子落到实处。百度伤残军人刘振先,看是非曲直和司法犯罪不究。“全军英模”.“首都卫士”.“学雷锋标兵”.“总参谋部军地两用人才先进个人”荣誉称号等几十次立功获奖的四级革命伤残军人,荣获党和国家领导人接见的共产党员:刘振先。电话:13001611978;E-mail:liuzhenxian08@163.com.
此致
                                                                                                                                                                               敬礼
                                                                                                                                                                                                 刘振先
                                                                                                                                                                                                            2017年5月18日

民事抗诉申请书

    申请人:即墨市青华物资有限公司

    地址:即墨市环秀街道办事处后东城村

    法定代表人:刘振先,经理
        联系电话:13001611978;E-mail:
liuzhenxian08@163.com

    被申请人:赵淑桂,女,1957年3月29日出生,汉族,原莱阳市东方煤炭销售有限责任公司股东,已病故

    法定继承人:苏建生(系赵淑桂丈夫),男,1958年1月4日出生,汉族,莱阳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工作人员,住莱阳市五龙南路65号

    抗诉请求:请求依法提起抗诉,撤销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2014)鲁民监字第16号民事判决书,由人民法院再审改判驳回被申请人、一审原告赵淑桂的诉讼请求。

    事实和理由:1998年9月24日,即墨市青华物资有限公司(下称青华公司)与莱阳市东方煤炭销售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东方公司)签订煤炭购销合同,约定青华公司向东方公司购买混煤12000吨。合同履行过程中,双方因煤炭数量、质量、价格等分歧产生纠纷。并且东方公司因未参加企业年检,于1999年7月被吊销营业执照至今。1999年9月16日,东方公司股东之一、本案被申请人赵淑桂以青华公司欠其货款为由向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要求青华公司偿还其煤炭款382.2万元及滞纳金。案经审理,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以(1999)青经初字第305号民事判决书判决青华公司偿还赵淑桂煤炭款2031950.02元及逾期付款违约金。青华公司不服,上诉至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以(2000)鲁经终字第204号民事判决书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青华公司提出申诉,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以(2008)鲁民监字第354号民事裁定书裁定驳回申诉。后经青华公司再次申诉,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4年10月31日作出(2014)鲁民监字第16号民事判决书,判决维持(2000)鲁经终字第204号民事判决。申请人认为,本案一、二审判决及再审裁定、判决明显错误,故而提出申请,请求人民检察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209条规定,依法提出抗诉。具体理由如下:

    一、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2014)鲁民监字第16号案件再审程序违法。本案除了一、二审外,还经历了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两次再审。其中第一次再审合议庭组成人员为黄为、刘敏、姜晓玲,第二次再审合议庭组成人员为娄勇军、邹延茂、刘敏。两次再审合议庭均有刘敏,而且都担任主审法官。《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207条规定:“人民法院审理再审案件应当另行组成合议庭”;《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45条规定:“在一个审判程序中参与过本案审判的审判人员,不得再参与该案其他程序的审判”。而本案同一个法官刘敏参与了两个程序的审判,并且均担任主审法官,诉讼程序严重违法。这也直接导致了该案省高院立案裁定与案件判决自相矛盾。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本案立案的(2014)鲁民监字第16号民事裁定书指出:“案经本院审判委员会研究认为,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而(2014)鲁民监字第16号民事判决书则认为“(2000)鲁经终字第204号民事判决书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同一个法院对同一个事实和证据做出不同的甚至完全对立的认定,根源就在于程序违法,因为刘敏法官在(2008)鲁民监字第354号民事裁定书中已经驳回了青华公司的申诉,这次判决“维持(2000)鲁经终字第204号民事判决”也就是维持354号裁定,也就是维持自己的错误。

    二、再审判决认定被申请人赵淑桂具有民事诉讼主体资格明显错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二)》第十条规定:“公司依法清算结束并办理注销登记前,有关公司的民事诉讼,应当以公司的名义进行。公司成立清算组的,由清算组负责人代表公司参加诉讼;尚未成立清算组的,由原法定代表人代表公司参加诉讼”。《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企业法人营业执照被吊销后,其民事诉讼地位如何确定的复函》(法经【2000】24号)指出:“企业法人被吊销营业执照后至被注销登记前,该企业法人仍应视为存续,可以自己的名义进行诉讼活动”。《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当前审理民商事案件中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对此也作了专门的规定,指出:“企业法人营业执照被吊销后至注销前,该企业可以以自己的名义进行诉讼活动”。赵淑桂系东方公司的股东,不是合同主体,根据上解释释和复函以及省高院自己的规定,其不能独立参加诉讼。至今,东方公司还处在吊销状态。因此,原审判决所谓“因公司被吊销,股东以原告身份起诉主张权利应予支持”的观点和省高院再审判决关于“赵淑桂以股东身份起诉主张东方公司的债权,并不违反法律规定”的观点都是错误的。并且必须指出,赵淑桂自始至终都是以自己的名义而不是代表公司进行诉讼活动,这也侵犯了其他股东的利益和可能的不确定的其他债权人的合法权益。

    三、再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

    1、按1%计算认定煤炭亏吨数与事实不符。第一,城阳火车站的普通记录就是亏吨证据。虽然法院判决一再强调城阳火车站的记录是应青华公司的要求所写,并且是为了货主向发货人主张便利而出具,但出具记录本身就是认可了亏吨的事实,记录所加修饰词如“到站时整车卸检装载无异状,整车良好”等,只能说明车站是为了排除铁路、车站的责任,即亏吨不是铁路和车站的原因造成的,因为“整车无异状、车体良好”,但不能排除发货方的责任。第二,青华公司提供的亏吨数据并不是如原审所称的“青华公司单方提货的过磅单”,而是青华公司与东方公司共同实施的,每一张过磅记录都有东方公司的业务经理李树海的签字,是双方共同认可的亏吨数。在此基础上才让城阳站出具记录确认。

    2、认定19440吨煤炭的收货人均为青华公司与事实不符。双方合同签订后,济宁二矿发货324车皮、19440吨煤炭,并且全部货物均由青华公司从城阳火车站提取,这个基本事实没有错误。但是,本案第一次再审时,省高院(2008)鲁民监字第354号民事裁定书已经认可了以下事实,即其中属于青华公司和李树海为共同收货人的是172车皮、10320吨;属于李树海个人为收货人的是152车皮、9120吨。但裁定和判决罔顾事实,将收货人与提货人混为一谈的做法则与事实不符,令人费解。第一,如果19440吨均为青华公司,那么发货票上就没有必要出现既有青华公司、李树海作为共同收货人又有李树海作为单独收货人的区别;第二,从李树海单独到济宁二矿领取增值税发票的事实也可以确定9120吨煤炭不是青华公司收货;第三,这9120吨均系东方公司员工陈吉亭签字收货;第四,东方公司法定代表人衣瑞光给青华公司的“通知”也证明该9120吨煤炭属于东方公司所有。衣瑞光的“通知”内容为:“即墨市青华物资有限公司:因我公司欠青岛铁路分局城阳站9120吨运杂费,现以我公司存放在你处的346吨煤抵顶,请付给青岛铁路分局城阳站346吨煤,按248元/吨。衣瑞光,1999年5月13日”。对于这个通知,判决提出三点疑问:一是仅表述为东方公司欠车站9120吨运杂费,而不是欠青华公司9120吨煤炭。那么我们反问:如果没有9120吨煤炭,从何而来的9120吨运杂费呢?二是合同约定“东方公司负责将煤运至城阳站,下站费及短途运费由青华公司负担”,哪里来的运杂费呢?是的,合同讲的是收货人为青华公司的运杂费由青华公司承担,而这里的9120吨煤炭属于东方公司所有,因此运杂费应由东方公司承担。三是该“通知”一审前就存在,为什么再审时才提交?因此不能作为新证据使用。对于这个问题,首先,一审于1999年10月12日开庭,而为了阻止青华公司胜诉,一审原告与青岛中院串通,以青华公司擅自转移被查封的公司财产为由,于开庭前的10月10日将公司法定代表人刘振先拘留15日,即使有关证据无法提交,剥夺了申请人的诉讼权利;其次,《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当前审理民商事案件中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六条规定:“对于下列在举证期限届满前已存在的证据,可作为新证据对待:当事人知道证据的存在而且有条件取得证据,因不了解其证据价值而未提出的,可作为新证据对待;为反驳对方的主张或证据而在证据交换或举证期限届满后提出的证据”。根据上述规定,申请人再审期间提交的证据应当作为新证据使用。

    3、李树海领取增值税发票的事实证明其从青华公司领取了499975元。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仅因为被申请人不予认可就判定事实不存在,而对于东方公司法定代表人衣瑞光关于李树海领取该笔款项的证言却不予认可,明显偏袒对方当事人,有失公允。

    4、再审判决认为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2000)烟经初字第286号民事判决书不是新证据,因而不予认可也是错误的。如前诉述,286号判决客观存在,原审未提交而再审提交符合山东省高院《意见》规定,而且对本案事实东方公司法定代表人均认可,原告反驳衣瑞光的证言才使得申请人在再审时提供该判决,是对衣瑞光“通知”的补强。该判决具有法律效力,也就是说东方公司在青华公司存放有8440吨的煤炭无可争议。这8440吨正是衣瑞光证明的9120吨亏吨后的数字,再审判决不应该再对这两个数字的关系存在疑问。

    综上所述,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审判程序违法,明显偏袒被申请人。为此,特申请贵院提起抗诉。

  此致 

                                       山东省人民检察院

                                                     申请人:即墨市青华物资有限公司

                                                                2017年 5月 18日

                                               执  行  异  议  申  请  书

        申请人(被执行人):即墨市青华物资有限公司
       
       住所地:即墨市环秀办事处后东城村

        法定代表人:刘振先,男,该公司经理
 
        联系电话:13001611978
             申请人不服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2000)青执字第419-1号和(2000)青执字第419-2号民事裁定书,认 
 
             为是该院法官与苏建新相勾结,违背事实与 法律,执行确有错误,请求纠正错误执行,赔偿我的损  失,退回居住房产。理由如下:
  一.(2000)青执字第419-1号民事裁定书的错误之处:
  1.本案的执行无法律依据: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2000年5月22日作出(2000)鲁经终字第204号民事判决,申请执行人于当年8月1日申请执行,而本案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于1999年10月12日才第一次开庭审理,在尚未裁判的情况下,青岛中院法官即于10月20日.21日.22日将查封的煤炭全部拉走,销量并不是裁定书中称本院在执行过程中,依法扣押被执行人的煤炭。
  2.执行违反法律相关规定,侵害了申请人的合法权益:
  (1).1999年10月10日,在无事实和证据证实申请人处理查封财产的情况下,在开庭前(是周日)故意将申请人(公司法定代表人)错误拘留15日并打成重度残疾。使申请人不能参加庭审活动和当庭提反诉的权利及在现场见证从申请人货场以“异地查封”为借口向外拉煤情况。也未让申请人公司人员现场参入,而是让社会人员进行过磅。
  (2).“异地查封”拉走煤炭的数量不对:1999年9月8日,查封扣押清单煤炭数量是8000吨,而裁定书认定的是4878.06吨,给申请人私分了3121.94吨。按当时市场价格每吨320元,申请人损失货款999020.80元。在“异地查封”向外拉煤时,他们边拉边卖,证人于立政.李宣纪证实当天就卖了800吨煤炭私分。
  (3).煤炭的定价明显不公。一不依法评估,二不依法拍卖,三不依据当时的市场价格每吨320元,而是强迫刘振先按每吨194元签字,否则即拘留他。按裁定4878.06吨计算,申请人损失货款614635.56元。
  二.(2000)青执字第419-2号民事裁定书的错误之处:
  执行法官邵中来在明知我是青华公司法定代表人.股东,莱阳市东方煤炭销售有限责任公司欠我公司几百万元的情况下,(见烟台中院286号民事判决书)仍然执行我唯一居住的房产,而且是违规执行,理由是:
 1.没有聘请有资质的评估机构对房屋价值进行评估;
 2.没有依法拍卖,而是将价值(当时市场价)五十万元的房屋以113994.30元(1996年购买价)归申请执行人赵淑桂所有。卷中没有评估报告,房屋里的所有物资都被抢走。
 3.烟台中级法院2000年8月22日作出(2000)烟经初字第286号民事裁定书,冻结赵淑桂.衣瑞光银行存款60万元或查封价值相应的财产,并请青岛中院协助执行。2000年9月7日,青岛中院执行法官邵中来电告烟台中院,已将执行款扣留在青岛中院,为何执行员邵中来又于2001年2月19日裁定将房产归赵淑桂所有,我认为是办的人情案.关系案。
   各位领导,对于青岛中院的执行错误,我多次向最高院.省高院.青岛中院申请,并提出赔偿申请,青岛中院于2010年10月26日曾派全跃华等两位法官就赔偿一事和我谈话,并表示请示领导后很快给我答复。2013年1月10日,省高院驻京办事处的法官看了我的案子材料后,给青岛中院高益民副院长电话并就错误执行赔偿一事要求尽快落实。我在部队20年,是一名获“全军英模”.“首都卫士”.“学雷锋标兵”荣誉称号等几十次立功获奖的四级革命伤残军人,荣获党和国家领导人接见的共产党员。中央下达了《2009年下半年中央交办涉法涉诉案件情况》.《2010年中央政法委交办群众来信案件情况》.《2011年中央组织部查办案件情况》等交办材料。我的孩子认识彭丽媛并有合影留念,因主席日理万机,万般无奈我去新华门向主席告御状。根据《人民法院办理执行信访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法发(2016)15号的规定,现再次申请。恳请您在百忙之中责成相关部门依法调查核实,换法律和我公道。
                                                                                                                        
                                                                                      此致
                                                                                                山东省人民检察院
                                                                                                                                        申请人:即墨市青华物资有限公司
                                                                                                                      

阳光反馈:

暂无阳光回复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登录名:
密码:
[注册]
*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个验证码.
我要爆料
  • 0531-85852368
曝料二维码

点击排行

"邀"无音讯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