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烟台莱阳刘先生致山东省人民检察院吴鹏飞检察长的一封举报信!

齐鲁网网友
连线对象:连线部门-检察院
评论:0 浏览:2732 提问时间:2017-11-09 18:42:46

   致 山 东 省 人 民 检 察 院 的 一 封 举 报 信!
     
                          尊敬的山东省人民检察院领导和检察官:你们好!我叫衣瑞光,是莱阳市沐浴店镇卧龙村人,共产党员,任村党支部书记三十年至今,也是莱阳市东方煤炭销售有限责任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经理。现就有关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和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的办案法官伙同贪污犯苏建新在本案中捏造事实.伪造证据.人为制造了一起冤假错案一事向您反映,恳请您在百忙之中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认真依法调查核实,为当事人主持公道。

                        1999年9月,青岛中院法官白雪青.邵中来违法犯罪,他们在贪污犯苏建新和李树海重金收买下,在明知当时我公司(以下简称被申诉人)欠即墨市青华物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申诉人)几百万元的情况下贪赃枉法,人为制造冤假错案,具体情况如下:

                         一.1999年9月7日,在被申诉人当时欠申诉人几百万元的情况下,我也未委托任何部门或个人起诉申诉人,青岛中院下达了(1999)青经保字第15号民事裁定书(见证据材料一)。裁定书不但把被申诉人公司法定代表人衣瑞光的衣错写成了依,而且担保单位“青岛宏光电器有限公司”也是被工商局注销了三年了。我要问的是:“此裁定书从何而来?政府还有没有法律了?1999年9月13日,我去青岛中院立案庭找杨祝青法官说理,在证明了当时被申诉人公司欠申诉人几百万元,并且我也未委托任何单位或个人起诉申诉人。我问此裁定书从何而来?她说她也不知道并让我找院长。在没查清青岛中院法官错误的情况下,1999年9月16日,青岛中院又下达了(1999)青经保字第15-1号民事裁定书(见证据材料二):”现查明,申请人莱阳市东方煤炭销售有限责任公司不具有诉讼主体资格,解除对即墨市青华物资有限公司价值一百八十八万二千元财产的保全“。我要说的是:”如果我不找青岛中院杨祝青理论,那么此冤假错案就能一直错到底?而我找了杨祝青,纠正了他们的错误,我公司就不具有诉讼主体资格了?真是无法无天了,拿法律当儿戏。更为可恨的是,1999年9月20日,青岛中院又下达了(1999)青经初字第306号民事裁定书(见证据材料三)。以被申诉人公司股东赵淑桂的名义起诉申诉人,我认为,青岛中院的做法更是严重错误的。首先,被申诉人公司因未按规定参加1998年度企业年检而被莱阳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吊销其工商(营业执照),作为股东赵淑桂在明知被申诉人公司当时欠申诉人几百万元,并且,赵淑桂本人与申诉人也没有任何的业务关系和经济往来,她作为被申诉人公司的股东是没有资格和权利起诉申诉人的。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企业法人营业执照被吊销后,其民事诉讼地位如何确定的复函(2000年1月29日)法经[2000]24号函的答复:吊销企业法人营业执照,是工商行政机关根据国家工商行政法规对违法企业法人作出的一种行政处罚。因此,企业法人被吊销营业执照后至被注销登记前,该企业法人仍应视为存续,可以自己的名义进行诉讼活动。根据上述司法解释规定,被申诉人公司虽然被吊销营业执照,但其诉讼主体资格仍然是存在的。并且,被申诉人公司至今还处在吊销状态。所以,赵淑桂无权以股东的名义起诉申诉人。她个人不具备案件诉讼主体资格。本案程序严重违法。再说,法经[2000]24号函的答复时间是2000年1月29日,而山东省高院(2000)鲁民终字第204号民事判决时间是2000年5月22日。为此,恳请山东省人民检察院依法撤销山东省高院(2000)鲁经终字第204号民事判决及以后的判决。
             二.在青岛中院白雪青的保护下,被申诉人公司股东赵淑桂向青岛中院起诉申诉人,要求申诉人偿还其煤炭款3822000元及滞纳金。1999年11月25日,青岛中院(1999)青经初字第305号民事判决书判决申诉人给付被申诉人2031905.02元及逾期违约金。我认为,该判决是严重错误的,更是一个冤假错案。因为当时被申诉人尚欠申诉人款为:
                        1.被申诉人公司业务经理李树海收申诉人煤炭款:(1).平时收.借款479200.00元(见证据材料四);(2)1999年3月20日,李树海在给申诉人公司法定代表人刘振先三张增值税发票时收申诉人现金499975.00元,我当时也在现场。(见证据材料五)。

                         2.1999年元旦前后,苏建新两次从刘振先处借款300000.00元,两次借款我都在现场。(见证据材料六)。
                        3.济宁二号煤矿从申诉人处拿走申诉人应付给被申诉人煤款300000.00元(见证据材料七)。

                        4.申诉人代被申诉人公司交的9120吨装车费.短途运费.铲车上垛费,每吨煤炭12元,9120x12=109440.00元(见证据材料八)。
                        5.当时被申诉人应付给申诉人货场租赁费1850000.00元(见(2000)烟经初字第286号民事判决)。
                        6.申诉人应付给被申诉人公司煤炭款:9551吨煤炭x194.00=1852894.00元
                        7.被申诉人公司应付给申诉人款合计3538615.00元。
                       
                         8  被申诉人公司应付给申诉人款总计:3538615.00-1852894.00=1685721.00元。
               三.申诉人和被申诉人公司收到的煤炭数量与判决认定的数量不符。
               (一)申诉人收到的煤炭数量是10320吨。
                  1.铁路运输大票是判断收货人的唯一根据。在记载济宁二号矿发往城阳煤炭的铁路运输大票上,收货人栏里记载的由即墨市清华物资有限公司李树海的仅有10320吨(见证据材料九,铁路运输大票172张x60=10320吨)
                  2.被申诉人公司法人衣瑞光也认定申诉人只收了10320吨煤炭。(见证据材料十)。
                 3.申诉人公司与被申诉人公司签订的合同是12000吨(见证据十一),如超额供货,申诉人会拒收的。
                 4.山东高院鲁民监字第354号民事裁定书第2页第7行:“本案经本院审查认为,济宁二号矿发往城阳火车站324车皮,铁路大票记载数量为19440吨。其中收货人为即墨市青华物资有限公司和李树海的172车皮,数量为10320吨;收货人为李树海的152车,数量为9120吨。
                 5.青岛中院卷中材料也记载申诉人和被申诉人分别收到煤炭为10320吨和9120吨(青岛中院案卷的复印材料已交山东省人民检察院)

           四.  申诉人和被申诉人公司所收煤炭的亏吨与判决认定的数量不符。
                 判决是以双方订立的合同中约定的百分之一来认定煤炭亏吨数的,实际中,在没有其他证据证明的情况下,可以参照这一标准,可是在本次购销中实际亏吨数远远超过这一标准,理应按实际亏吨来计算。

                  1.济南铁路局城阳站的亏吨记录(见证据材料十二)。
                   2.申诉人和被申诉人公司已认定的亏吨数是769吨(见证据材料十三)。
                   3.申诉人与被申诉人公司共同抽样过磅亏吨的证明(见证据材料十四)

           五.  原审在审理中严重违法犯罪。

                     青岛中院法官白雪青在明知被申诉人公司欠申诉人几百万元的情况下,还在一审开庭前两次财产保全申诉人财产,第一次查封8000吨煤炭(见证据材料十五)。由于被申诉人公司主体不符又解除了保全。为何主体不符?就是因为我说当时被申诉人公司欠申诉人几百万元,打破了被开除工职和党籍的大贪污犯苏建新伙同白雪青.邵中来等人捏造事实.伪造证据,人为制造冤假错案和私分申诉人财产的计划。时隔三日后,白雪青又第二次查封申诉人煤炭,可是数量却减少到了6300吨(见证据财料十六),给少了1700吨煤炭。将货场12000吨煤炭只拉到4878吨(见证据材料十七),给拉丢了7000多吨煤炭。当申诉人公司法人刘振先询问减少的原因时,白雪青说:”你管不了,如果你不服,等开庭时我可以不让你出庭。果真如此,在开庭的前一天(是周日),刘振先被白雪青骗到青岛中院并故意错误拘留了15天。我认为,即使刘振先被拘留,法院亦应通知其开庭时间并让其到庭应诉。在刘振先被拘留期间,白雪青又以异地查封为借口向外拉煤,他们边拉边卖,当天就卖了800吨煤炭私分(见证据材料十八)。白雪青在货场指挥,又给申诉人拉丢了几千吨煤炭私分。她为何不等三天后刘振先回到公司再安排?她的行为又给申诉人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见证据材料十九)。使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我在青岛中院开庭的辩论为何不写在判决书上?我在山东高院的三次开庭及辩论为何也不写在判决书上?蔡锐律师在青岛中院未参加庭审,为何写在判决书上?原因何在?一审案子还未结,申诉人的煤炭就被违法处理了。这真是先私分后审理的“奇案”,也是闻所未闻的冤假错案。至今,法院也没有说明异地查封的煤炭到那里了?但却判申诉人付财产保全费8020元,异地查封储运费72936元,这合理吗?公平吗?
          青岛中院在(1999)青经初字第305号民事判决书第4页第17行说:“本院通知股东衣瑞光参加诉讼,衣瑞光明确表示放弃参加本案的诉讼”。我是一名几十年党龄的共产党员,当村党支部书记30年。我又知道当时我公司欠申诉人几百万元,更知道贪污犯苏建新买通白雪青故意制造冤假错案,私分申诉人的财产。
            不应违法执行申诉人法人的个人房产(见证据材料二十)。这种行为混淆了有限责任公司的财产和公司股东财产的区别。邵中来在裁定书说:“并委托有关部门进行了评估”。其实不然,他不但没有评估(因为卷中没有评估报告),而且是同贪污犯苏建新破门而入。房屋内的家电及衣服等所有用品至今也没定价并不知去向,显然是违法犯罪的。更何况这是四级伤残军人刘振先的唯一住房。更令人不能容忍的是这是申诉人与被申诉人公司的货场租赁案件被青岛中院非法剥夺后在烟台中院提起的诉讼,并在一年前申请了60万元财产保全物资。邵中来不但不保全60万元的保全款,反而在保全一年后,把刘振先时值50万元的个人房产未经评估按113994.30元处理给了贪污犯苏建新(见材料证据二十一.二十二)。
 
       六.被申诉人公司是苏建生利用在莱阳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的职务行为给办了莱阳市东方煤炭销售有限责任公司,赵淑桂没交一分钱,因此公司就没有大股东和小股东之分。

       依据(法经[2000]24号)指出:“企业法人营业执照被吊销后至注销前,该企业可以以自己的名义进行诉讼活动”。赵淑桂系公司股东,不是合同主体,根据以上解释和复函以及省院自己的规定,其不能独立参加诉讼。因此,原审判决所谓“因公司被吊销,股东以原告身份起诉主张权利应予支持”的观点和省高院再审判决关于“赵淑桂以股东身份起诉主张东方公司的债权,并不违反法律规定”的观点都是错误的。并且必须指出,赵淑桂自始自终都是以自己的名义而不是代表公司进行诉讼活动,这也侵犯了其他股东的利益和可能的不确定的其他债权人的合法权益。
                  综上所述,山东省高院再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审评程序违法,明显偏袒赵淑桂。为此,我恳请贵院依法还当事人和法律一个公道。
           此致
                                                                          山东省人民检察院
                                                                                                     莱阳市东方煤炭销售有限责任公司          
                                                                                                                           法定代表人:衣瑞光
                                                                                                                                                                                                                                                                                                                         2017年10月16日
    

阳光反馈:

暂无阳光回复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登录名:
密码:
[注册]
*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个验证码.
我要爆料
  • 0531-85852368
曝料二维码

点击排行

"邀"无音讯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