潍坊市益都中心医院患者术后死亡 家属质疑存在违规

齐鲁网网友
连线对象:省长信箱
评论:0 浏览:4190 提问时间:2018-03-28 16:08:49

每当我想写点什么的时候,我总会大哭一场,想起我父亲一个活蹦乱跳的人,转眼间阴阳两隔,37天的时间,把父亲送上了黄泉路,想想都觉得后怕,找了个熟人,介绍了潍坊市益都中心医院钱磊,钱磊说自己有80%的把握可以治好切除病灶治好我父亲的疾病,顺势虚假宣传说如果信不过我们,我们可以请济南大医院的专家做手术,钱磊聘请人在非执业地非法行医,患者惨死医院、病历造假,手术记录抄书,病历大肆造假,病重不写病程记录,当病人还在医院住院的时候,钱磊就说:你们可以打官司,我们医院也有专门打官司的部门。我真想不到一个医生能说出这样的话来,我更痛恨自己,本来一个主任去会诊,非要相信所谓的熟人,把自己的父亲送进了阎王殿。

我是死者张兴和的儿子,我父亲于2017年12月19日入住潍坊市益都中心医院,被确诊为肺部肿瘤,心胸外科的房师猛主任去肿瘤科会诊,说我们同意转到他名下治疗,2017年12月25日,经人介绍认识了心胸外科的钱磊,钱磊说房师猛技术不行,让我们转到他的名下(没想到这么大的医院大夫还争病人),他让我们去潍坊做个PET/CT,看看身体有没有转移的情况,我们26号去潍坊市第一人民医院做了一个PET/CT,证实我父亲除了肺部有肿瘤以外,其他地方没有转移的情况。那个时候,我们本来想去济南的大医院做手术的,可是跟钱磊沟通中,他说他们医院跟山东大学齐鲁医院、省立医院等大医院都有合作,可以请那边的主任来做手术,我们病人家属多掏6000块钱的会诊费就是了。并且不断的催促让我们赶紧转到心胸外科成为他的病人,他才能帮我们联系,我们于27号转入心胸外科,他给我们找医生来给我们做手术,我们心想,既然是省里的大夫,肯定比中心医院的强,于是我们就同意了,然而钱磊在病例中写到,病人经会诊到心胸外科,请问钱磊,是你会诊的吗?不是你抢的房师猛的病人吗?我有朋友发给我的短信,还有大量的通话记录,这个你也敢否认吗?

2017年12月31日,我父亲手术, 7点50左右进的手术室,可是这个医生一直到上午10点15才来手术室10:20换上手术服匆忙跟家属见了一面,问患者家属要了6000元所谓的会诊费,他没有时间详细了解患者的病情,也没有亲自诊查患者,直接开始手术,然而益都中心医院的手术时间却是9:30-12:30,明显违背事实,医生10点20到手术室,还没查看病人的一些情况,你们9点半就开始做手术了吗?另外,潍坊市益都中心医院的手术记录就是抄教科书,切除的身体组织与送到病理科的组织大小不符,唐唐的三甲医院公然造假。

2018年1月3日,也就是手术后第三天就拔掉引流管(引流液拔管时每天的引流量大于150ML),我们认为拔管太早,导致病人胸腔不断有积液渗到胸腔,无法排出,最终导致病人以后的脓胸、支气管胸膜瘘。我父亲是比较坚强的,因为一直从事重体力劳动,身体特别好,所以恢复的也特别快, 1月8日,钱磊找到我说病人身体缺蛋白,缺盐,每天开一瓶人血白蛋白,让我们去医院最前面的便民药房拿,让我们去药店买空胶囊,里面装上盐,让病人一次口服3粒,一天服用9粒,至今我家里都有我父亲没吃完的盐胶囊,事后当我们把吃盐胶囊的事情跟其他医院大夫讲的时候,别的医院的大夫都感觉很不可思议,每天打那么多盐水,还要吃这么多盐?他们都没听说过。

    1月8日,DR影像报告单:右肺术后复查:胸廓两侧对称,气管居中,右上肺野见金属吻合线影,右肺中下野密实状,近侧胸腔区见条带状影,并见多发液气平面。都发现胸部有液气平面了,什么也不做?这是大医院的所为?

随后噩耗发生了, 2018年1月10日早上护士给我父亲打错药,致病人休克,护士早上打针,滴入血管不到2分钟,病人猛的做起随后休克。

后经护士、医生做强烈的心肺复苏,我父亲才醒过来,因为刚刚做过手术10天左右,这样用力的挤压胸部,很有可能造成手术后的肺受伤,随后高烧39-40°,并且病人休克这么大的事,医院却没有记录,那请问潍坊市益都中心医院,病程记录你们可以修改,心电监测、氧气吸入、血氧饱和度监测这个怎么没改?为什么1月10日前后,都没有用心电监测、氧气吸入、血氧饱和度监测偏偏1月10号有呢?你们在掩饰什么?并且1月10日以后大面积的调整了病人用药,这个也不需要写病程记录吗?

2018年1月15日,钱磊、脱磊发现我父亲脓胸后让病人去B超室插过一个引流管,脱磊在病房内把引流袋剪掉,换上了一个大的引流瓶,并且说你父亲肯定得了支气管胸膜瘘,我说可以堵不是?然而钱磊、脱磊束手无策,他说你别相信网上写的,支气管胸膜瘘堵不了,唐唐的三甲医院连支气管胸膜瘘都堵不了吗?

钱磊觉得插的管太细,1月17日在普通病房内,不借助任何B超设备、当着6几个各式各样的病人和10几个病人家属(很多病人家属感冒)给我父亲插引流管,并且钱磊说插10公分,脱磊硬插进去12公分,直接在我父亲以前插引流管的原口切开插管,并未见钱磊用针芯插管。病程记录却写着针芯,与事实严重不符。插管后第二天,也就是1月18日,我父亲就憋喘严重,直接喘不开,潍坊市益都中心医院,你们觉得与插管没关系吗?不插管的时候病人能吃能喝,插完这根引流管,病人就喘不动气?

心胸外科有ICU病房,有呼吸机,然而不让用,1月19日上午,我父亲喘不动气,脱磊一小时催5遍让我们赶紧转到重症医学科,说去晚了病人就保不住了。护士带一很小的氧气袋,还没到ICU氧气就用尽了,病人休克。遇到危重病人不是先抢救,而是踢皮球到其他科室。去ICU以后大夫就跟我讲:心胸外科有呼吸机,然而不让你们用,病人肯定是不行了。插上呼吸机后,病人的肺部被吹的撕裂,再也没有活的可能,我们一天在重症ICU期间,每天花费近万元,去中心医院指定的药房每天花6-7000元买人血白蛋白和人血免疫球蛋白。

从1月19日到1月25日,每天脱磊都会去ICU等候区找我,说我们尽力了,病人与他们没关系,他们医院里今年做手术走了好几个,他们院长以前的老婆去北京做的手术,才40来岁也死了,试图让我接受他们没有过错的事实。1月24日,我们4个家属去心胸外科找钱磊、脱磊问病人的一些事情,钱磊直接说,你们要是觉得病人死的冤可以打官司,我们医院也有专门打官司的部门。

 1月25日早上7点,医生说你父亲病很重,已经没有尿了,全身各个器官开始衰竭,心胸外科钱磊也赶到了现场,跟我说:小张,你先走,以后有事咱们再说。我们出于无奈,把人拉回了家。(1月24日下午我们去跟钱磊、脱磊沟通我父亲的病情,1月25日早上人就不行了?怎么这么巧?)

另外,益都中心医院医务科李主任,封存病历封存了一天半,找各种理由拖延时间,让病案室抓紧用铅笔写编号,为修改病历提供时间。

我父亲死的太冤,为人父亲一辈子不容易,有父在,家就在,没父在,家不在。我们每天生活在噩梦中,我就想问问潍坊市益都中心医院,我父亲一个好端端的人,进入你们医院治疗,出院记录怎么会那么多病?脓胸性休克、脓毒血症、急性肾功能不全,肝功能异常、肺部感染、急性呼吸窘迫综合症、支气管胸膜瘘、右侧脓胸、肺部恶性肿瘤、慢性阻塞性肺疾病、陈旧性胸膜结合?这个人还能活吗?看不了的病,你们可以不看,我们可以去省里的大医院看,鼓吹可以让大医院的人来做手术,留住患者赚患者钱,这不是赤裸裸的草菅人命吗?难道我们花费十几万要的是一个尸体吗?请潍坊市益都中心医院给病人家属一个合理的解释。

 

 

阳光反馈:

暂无阳光回复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登录名:
密码:
[注册]
*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个验证码.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